郎郎自传 | 我家办的杂志,父亲用亲自画的切?格瓦拉像当封面

时间:2019-09-09 13:00:01 来源:阳江汽车网 当前位置:7哥yabo亚博体育 > 太极拳 > 手机阅读

点击上方蓝色字

跟张郎郎一起“郎郎尚口”说故事





在一段长久黑暗的进程中,如果出现光明的转机,身处其中的人一定要分辨出,这转机到底是彻底结束黑暗的改变,还是在原有环境中的昙花一现。


否则,在转瞬即逝的转机中表现得过于活跃,会让重新进入黑暗后的状况更加糟糕……


? ? ?三十二? ??


上期“郎郎自传”咱们说到,1966年迎来了一段短暂的思想解放时期,于是我们家又开始办杂志,开晚会了。


当时,我们办杂志的“游戏”规则很简单,全是用十六开的纸,图画纸能用,稿纸也行,每个人都做自己的稿子,写也行,画也可以。


大家轮流来做主编,主编负责画封面、编目录,把期刊装订起来,就算完成了一期,然后就拿给大家伙儿传阅。


最后两期我没参加,因为那时我已经逃跑了。现在,耿军手里还存着当时出的两期期刊呢,其中一期是耿军主编的,另一期是父亲主编的。


一开始,我们一块儿做杂志的时候,父亲做主编。虽然父亲在“文革”初期挨过批,挨过打,但形势一好转,他主编的期刊封面仍然是自己画的切?格瓦拉,就是那个共产运动的英雄,反主流文化的左翼代表。父亲画的格瓦拉封面,是格瓦拉牺牲时的悲壮,表现出革命还有残酷和悲剧的一面。


▲共产运动英雄,反主流文化左翼代表切·格瓦拉


从切?格瓦拉的杂志封面就能看出,父亲的革命思想和浪漫主义还是没改。那时,他的想法里还有一个误区,他觉得“文革”前期确实打人,但第十五期《红旗》社论一发表,就能把过去那些都给纠正了,真正的“文革”不是前面的“红色恐怖”,而是即将到来的解放思想。父亲的这种想法跟格瓦拉的革命理想是一样的。


我们办的杂志,文章有时候是带插图的。那时,我弟弟寥寥很小,但他很聪明,他为杂志画了很多漫画。按照当时的说法,他画的最“反动”的一张画,就是一个头河马在撒尿,正好它尿的那块儿地方有一棵小树,树旁边写着“劲松”,看上去那棵树好像被河马的尿给浇着了。


一开始父亲并没在意那张画,因为寥寥的字写得确实很小。我看见了,立马说这个不行,还是把“劲松”两个字给涂了吧,要不太容易出问题了。


后来,他们来没收我们的刊物,说是反革命刊物,说起来倒是也没什么错儿。


除了办杂志,“文革”以前的时候,我们也在家里开晚会。


参加我们家晚会的人很多,包括张久兴、张新华等。其实,许多朋友都参加过我们的晚会,我们的老朋友海默就算一个,确切来说,他应该是我们家的常客。


我们办晚会的主要节目是唱歌,偶尔也朗诵自己的作品。海默是很有才华的人,他唱男高音,能唱到high C。而且,他虽然不懂意大利文,却能编写自撰出用意大利语演唱的歌剧。所以,在我们的晚会上,他最拿手的节目就是唱歌剧。


在唱歌剧之前,海默的拿手好戏是模仿毛泽东讲话。他能用湖南话讲一大段关于怎么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论述。海默可不光讲得好,讲得像,而且胆子也够大,因为那个年月别人可没那么大的胆子干这种事儿。


(未完待续,逢周一奉上~)


郎郎尚口

扫码关注

相关文章:

太极拳本月排行

太极拳精选